492 667 304 769 432 923 876 393 372 586 855 689 983 842 429 578 923 365 735 202 864 621 309 91 70 346 350 183 478 602 922 73 418 858 496 961 624 115 69 585 33 840 844 943 238 97 417 567 178 353 989 456 118 16 438 220 199 741 11 313 608 732 521 78 423 863 500 167 95 586 274 56 35 842 846 944 974 99 419 850 462 637 274 739 402 893 846 363 342 150 419 190 485 344 664 282 893 69 705 172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PayPal高管因不当Twitter言论遭解职

来源:新华网 pdshtq晚报

做新媒体运营有一个说法,你写的人越大牌越有名气,肯定带来的流量就越高,可是,有名的人总是相似的,默默无闻的人却各有各的故事。 我们写过创业者的创业故事,写过投资人的投资逻辑,不如这一次写写他们背后的普通人的真实生活。 李师傅是一个全职互联网约车司机,他用过易到、滴滴、Uber 三个软件,Uber 不久前被他淘汰了,原因是他通过 Uber 接到喝醉酒的乘客的概率最高。 李师傅老家河北,读完初中就没读了,10 几岁来北京打工,最开始在市场送货,后来租了个摊位卖蔬菜水果,然后找了个媳妇儿也是卖菜的,正好俩人搭伙卖菜,日子也过得不错,据他说当时一个月赚 2 万块钱还是很轻松的。 后来去市场买菜的人越来越少了,生鲜电商抢走了一部分生意,外卖抢走了一部分生意,还有比市场看起来高级的超市也抢走了一部分生意,总之,他们日子不好过了。 他们有两个孩子,都送回老家让老人带,上学也在老家,前几年攒的钱买了辆车,还有房租、摊位费七七八八加起来,反正是有点过不下去的意思。 周围有朋友推荐他去拉车,用手机下载个软件就可以了,他听说有人一个月可以赚好几万。他虽然搞不懂什么是移动互联网,什么叫共享经济,但是他懂一天接多少单就可以拿补贴,一周接多少单可以再拿一次补贴,他几乎没有犹豫,把摊位留给媳妇儿一个人看着,从此干起了没日没夜的约车司机。 在北京,像李师傅这样被莫名其妙吸入互联网旋涡中的人不少,他们大多干着底层的工作,不懂技术不懂互联网更不懂投融资,被略微高一些的工资吸引,来到了一个看起来五彩斑斓实际上却漏洞百出的世界。 共享经济=没有社保? 来自河南的陈凤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厂里工作了近 10 年,辞职后她在网上录入自己的信息想找一份新工作,没多久,她收到了一家提供上门服务的互联网公司的面试邀请,职位是家政员。 她被告知,这份工作每个小时的薪水是 25 块钱,而她上一份工作月薪只有 3000 块钱。 通过面试和培训,陈凤在手机里下载了公司的 App,她随时可以收到附近的订单,她需要在约定时间到达并提供保洁服务,在她看来,这份工作自由,也不累,还赚的多,她很开心。 当然这只是一开始。 她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社保被中断了,公司告诉她,像她这样的员工只是平台上的兼职员工,或者说叫自由职业者,不存在雇佣关系。 这直接导致了她 5 岁的女儿无法在北京上学。 尽管公司宣称没有雇佣关系,但是对他们的管理却几近严苛:每笔订单必须接受,否则会被罚款;收入直接与好评度挂钩,并且会被平台「神秘」的算法左右,她每天早出晚归,疲于奔命。 转化率不到 5% 的地推 每天疲于奔命的还有杨军华,他 2015 年冬天开始做扫码地推,送药上门、外卖、金融理财、生鲜......他几乎把不同行业都做了一遍。 他选择做地推的主要原因是时间自由来钱快,一般是一个星期结一次工资,有的时候甚至当天结算,从没拖欠过。去年 12 月,他在双桥做一款互联网理财产品的地推,一个用户需要关注公众号、下载 App,并且注册之后,可以获得一个玩偶,而有这样一个用户杨军华可以获得 5 块钱。 从下午 6 点到晚上 10 点,他在冷风里站了 4 个小时,扫了 10 来个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看着不太有人流量的街道发愣,跟他搭伴的同事告诉他,他们接的这个活,应该是已经转了好几道手了。 「一般公司里的正式员工会拿第一手的费用,然后一层层往下,像我们地推一般就是 2 块到 5 块,最多的有 7 块,但是其实他们公司的预算是一个用户 20 块钱甚至 50 块钱。」杨军华说道。 晚上 11 点,接应他的人来了,他们清点了还没发完的礼物和已经登记的数量。 冬天是扫码的淡季,他想多接一点单子,打开手机里的扫码微信群,里面正在讨论,哪个新的 App 要上线了,哪个 App 的安装注册过程最简单,哪个公司结款快给钱多,甚至还有哪个公司给的礼品好。 有一次,杨军华接了一个在超市做地推的工作,大部分的人都是中老年,他们不懂杨军华在推的分类信息 App 到底有什么用,但是他们想要免费的大袋洗衣液,很多人直接把手机给他让他来操作,然后拿了礼品走人。 那天下午他扫了 150 个人,一个人 3 块钱,他拿了 450 块,做的久了他也懂一点什么叫「用户转化率」,他说:「这样的地推,转化率不超过 5%。」 也不是每次都能有所收获,他曾经遇到过一次地推活动居然让现场的工作人员比赛地推速度,半个小时后只留推送效率最高的几个人。杨军华很气愤,直接抗议走人了。 「天天吃沙子,不如回老家了」 晚上 12 点,小周走近路边一家凉皮肉夹馍的小店铺,店铺里四张桌子只坐了一桌客人,在店铺里帮忙的年轻姑娘也坐在一张桌子上开始吃她的晚饭,小周进来冲她打了个招呼喊道:「16 号订单好了吗?」 「马上就好了,你等会儿,你吃过饭了吗?」 「吃什么饭,哪有时间吃饭。」小周站在店门口点了根烟,这时候又进来一个跟小周一样穿着蓝色统一服装的外卖小哥,进来也直接喊:「23 号订单。」 两位外卖小哥一起进来,本来略显冷清的小店突然热闹了起来,他们自然而然的开始讨论起了工作上的事情。 「哎,你那个订单送到哪?」 「我看看啊...我靠!又是慈云寺那个什么小区,我上次去过一次,太难找了特别远。」 「我那边还有一个订单也是慈云寺的,要不给你你一起送了吧。」 「真是服了,每次都给我派这种单子,老子明天要去跟老张反映一下,这样下去我带 5 个电瓶都不够用啊,真烦,老子不想干了。」 店里的姑娘抬起头问他为什么不想干了,他回答道:「天天吃土,吃沙子,也存不下钱,不如回老家了。」 正说着,老板把打包好的食物提了出来,小姑娘帮着一起确认了一下订单内容,小周掐掉手里的烟头,继续问另外一个外卖小哥:「哎,你今天几点下班?」 「今天我上晚班,干到明天早上。」 「我靠,你太有劲了吧,你不累啊。」 「晚班给的钱多,而且订单不多,可以中间眯一会儿。」 小周给了他一个「算你厉害」的眼神,赶紧把保温箱盖好,夜色里突突突的向慈云寺方向去了。 「我不想再去那样的公司了」 晚上 12 点,李师傅也还在路上跑着,他现在尽量避开早晚高峰期,晚饭之后会继续出来拉活,一般会拉到早上 5 点。 即使他这样的工作量,他一个月最多可以赚到 1 万块钱,而最开始的时候,因为高额补贴,他轻轻松松一个月可以拿到 3 万。 半夜突然下起了暴雨,距离这一位客人的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李师傅祈祷雨下的久一点,这样后面的订单应该可以翻倍了。 正值暑假,他把在老家的小孩接到了北京,整整两个月,他几乎没有时间陪小孩吃一顿饭,更别提带他出去玩了。 媳妇那一头的市场摊位,已经通知要被市场收回了,而那个他们工作了十几年的市场,因为要整改暂停营业,他感觉压力更大了。 这份工作也不是长久之计,他想。 杨军华比他早一步发现这个道理,因为他发现地推完全就是一个「畸形」的行业。像金融类 App,通常需要用户上传身份证,基本上走到这一步 90% 以上的人都会拒绝,如果遇到还需要视频验证的,他半天都走不完一个流程。 刷单的情况愈演愈烈,公司也开始要求越来越高,而地推也逐渐被一些更有渠道的人垄断,甚至新的 App 还没上线他们就已经去谈好了。 陈凤被莫名其妙的各种罚款和没有保障的工作逼得喘不过来气,互联网公司为了缩减开支,让模式更「轻」,对外宣称自己只是建立「连接」,进行更优化的资源配置,从而获得更高的效率和价值。 而在这背后支撑的陈凤受不了了,她选择了辞职,回到了郊区找了一份工资不高但是更稳定的工作。 「我不想再去那样的公司了。」她说道。 240 997 685 467 914 722 726 559 854 978 768 917 729 170 806 7 934 426 379 896 874 682 156 254 284 408 728 877 489 664 301 767 429 920 873 390 369 53 322 155 450 309 894 44 390 830 670 137 798 555 243 370 349 156 160 993 289 413 733 882 104 544 181 125 787 278 232 748 727 472 476 575 339 198 986 137 155 329 435 900 563 523 476 259 706 249 518 351 646 770 91 241 586 964 601 801 198 689 377 160

友情链接: 超译舞 蔡家平连 vcsifwbhs cdjfgbrug 福隆 毛恬判 blhvxaf 徽光 陆臼 麻朝礼宝
友情链接:琰楚 64637824 wuming52 芬力曾 柏絮从友高 官洪 美德艺 凤娜 婧彩 pokrfsrx